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政策法規 >

疫情沖擊 宏觀經濟政策是否應寬松?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31 16:34
A+ A-

????疫情沖擊 宏觀經濟政策是否應寬松?

近期,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引發關注。這只“黑天鵝”會給中國經濟帶來怎樣的影響?經濟學家賈康和李迅雷接受新京報采訪時都表示,預計一季度GDP增速會破“6”。而從全年影響看,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最終的影響,取決于疫情的演變,現在還無法做一個具體的評估。李迅雷則認為,粗略估算,疫情對2020年GDP增速負影響或超過0.5個百分點。

是否應該采取一定的宏觀經濟政策應對疫情的沖擊?賈康認為,要延續已經確定的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流動性合理充裕的貨幣政策。“應對肺炎疫情,財政確實要擴張一點,但沒有發展到為了應對疫情沖擊而要大幅提高財政赤字率的程度。”

李迅雷則表示,假設在悲觀預期下,疫情將對GDP增速帶來的拖累達到1個百分點,就需要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財政赤字率要從2.8%上調至3%。

“對2020年GDP增速負影響或超過0.5個百分點”

正值春節黃金周假期,消費零售、交通等多個行業受疫情影響明顯。其中,賀歲片集體撤檔。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在2020年農歷新年第一天,中國電影票房收入僅為181萬元,而2019年同期這一數據超14億元。此外,農歷新年第一天春運總體運輸量同比下跌28.8%,鐵路、道路、民航的運輸量分別同比下跌41.5%、25%和41.6%。

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會帶來多大的影響?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疫情爆發的春節假期正值消費的高峰期,疫情對消費沖擊是非常明顯的。同時,近期不少地方還發布了開工延遲的通知。

“綜合疫情發展情況,以及疫情對消費和投資的影響,估計一季度的宏觀經濟表現不會樂觀,GDP增速有可能破‘6’,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賈康說。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接受新京報采訪時持有類似的觀點。“受疫情影響,社會零售方面的消費會出現大幅度的下跌,而且即使在疫情結束之后,電影、旅游這些消費可能也不會出現大規模補償性的增長。”李迅雷說,疫情對旅游、餐飲旅店等服務消費帶來的負面影響將更為直接和明顯,預計一季度GDP增速會破“6”。

疫情對2020年全年的中國經濟將帶來多大的影響?據路透引用的標準普爾全球評級的一份報告:“如果消費類服務支出下降10%,2020年整體中國經濟GDP 增長將下降約1.2個百分點。”

對此,李迅雷持有不同的看法。“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的影響,悲觀估計則為一年時間,樂觀估計只要半年左右,影響較大的時間是在第一季度,半年后基本可以恢復正常,因此,該疫情不會改變中國經濟的長期趨勢和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中的上升地位。”

李迅雷進而表示,疫情對中國經濟的主要影響在第三產業,對第三產業全年影響幅度估計在一個百分點左右。粗略估算,對GDP增速負影響或超過0.5個百分點。

而在賈康看來,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最終的影響,取決于疫情的演變,現在還無法做一個具體的評估。“按照過往的經驗,在災害結束后,前期被壓抑的經濟活動被釋放出來,投資和消費一般會出現反彈。比如,在2003年非典疫情結束后,2003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出現了迅速的高漲。”賈康說,我們應該利用疫情防控明朗化以后的反彈趨勢,把推動去年年底中國經濟好轉的潛力調動起來,以更好對沖前期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特別是,如果二季度能夠把肺炎疫情控制住,要力求銜接好二季度和三四季度的經濟運行,力求今年下半年經濟有更好的表現。”

李迅雷也持有類似的看法。“第一季度的GDP占比是四個季度中最少的,所以,影響程度也相對有限。希望今年GDP在第一季度創出低點后,后三季度能穩步回升。 ”

“財政政策要更積極”

為應對疫情的負面影響,是否應該采取一定的宏觀經濟政策?

在賈康看來,宏觀經濟政策仍然要保持一貫性,延續已經確定的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流動性合理充裕的貨幣政策。

那么,面對肺炎疫情的沖擊,財政赤字率是否應該更加擴大一點?“為應對肺炎疫情,財政確實要擴張一點,要更積極一點。但從整個財政的盤子規???,抵抗肺炎疫情的資金大概是千億數量級規模,而整個財政支付的盤子在20萬億以上。因此,為應對肺炎疫情的影響,還沒有發展到為應對疫情沖擊要大幅提高財政赤字率的程度。”賈康同時補充,財政赤字率突破3%也不是不行,“3”只是一個經驗數據,沒有必要把它當做金科玉律來死守。

而在李迅雷看來,假設在悲觀預期下,疫情將對GDP增速帶來的拖累達到1個百分點,那么,大約需要增加5000億左右的投資和消費來對沖,才能起到穩增長的效果。 “因此,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要擴大財政支出規模,建議財政赤字率從2019年的2.8%,上調至3%,即增加約2000億人民幣的財政支出。”李迅雷說。

在貨幣政策方面,李迅雷認為,應該實施穩健偏寬松的貨幣政策,第一季度即需考慮降息,全年的加碼的降準降息目標,應該是促進全社會新增約X億左右(X:視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情況而調整)的投資或消費。

除了短期的宏觀經濟政策,賈康認為,疫情結束后,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仍存。長期看,中國經濟還是要依靠改革來推動,而改革的作用力的一大重點應該落在投資機制創新上。“很多人強調擴大內需要以消費為重點,但我認為必須強調的是,只有由投資和經濟活力支撐起來的消費才是有可持續性的。因此,必須夯實經濟基本面,擴大有效投融資,這樣老百姓才會有較好預期和減少預防性儲蓄,才會更積極地把當期收入、甚至調動儲蓄用來消費。”賈康說,跟著有投融資走的消費行為才可持續。“此次肺炎疫情結束之后,這些之前的優化結構、擴大內需的投融資舉措仍然是有效的,應該繼續推行。”


  • 上一篇:各旅游平臺退訂政策出爐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 主动股票投资策略 宝能股票代码 今日股票推荐网 今日股票为何下跌 中通快递股票代码 炒股软件 炒股有哪些平台 最新股票大盘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 股票短线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