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中標公告 >

巨額采購資金流出去向成謎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19-12-23 17:56
A+ A-

????巨額采購資金流出去向成謎

  與此同時,齊心集團通過定增進行的高溢價收購,也為其埋下了商譽“暗雷”。此外,《紅周刊》記者在核查了其采購數據與現金流支出及相關負債的勾稽關系后,發現其中存在數億元的差額,其資金流出的去向成為一個謎團。

  “高存高貸”現象明顯

  自“雙康”百億資金不翼而飛,相繼爆雷后,“高存高貸”的現象頗受資本市場關注,近日《紅周刊》記者發現,齊心集團就存在巨額貨幣資金掛賬,卻又大舉借債、頻繁融資的“高存高貸”情況,那么其背后又有什么樣的真相呢?

  具體來看,齊心集團2017年至2019年三季度,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分別為19.3億元、35.11億元、35.63億元,而同期其帶息負債中,短期借款就分別達10.78億元、26.83億元、20.58億元,其短期借款與貨幣資金的比重分別為55.83%、76.42%、57.76%。要知道這僅僅是有息負債中短期借款的占比,若再考慮其他有息負債則比例將會更大,這也就意味著其存在較為嚴重的“高存高貸”現象。

  分析齊心集團的資產結構,2019年三季度其貨幣資金占總資產的比重達47%,這表明其大部分資產是由“真金白銀”組成,其財務結構似乎十分漂亮,可令人疑惑的是,既然賬面上存了幾十億的資金,為何其還要大幅借債?并且在短短三年內,就連續兩次發起了共計幾十億元的定向增發,來大量募集資金。

  2017年2月,其通過定向增發募集資金11億元,主要用于“齊心大辦公電子商務服務平臺項目”“深圳銀澎云計算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權”(以下簡稱“銀澎云計算”)和補充流動資金。但即使如此,其當年的短期借款仍然增加了8億元。而到了2018年,齊心集團又大幅增加16億元的短期借款,并于2019年10月再次實施了定向增發,募集資金達9.6億元,其中有2.1億元用于補充營運資金。

  顯然,近年來齊心集團頻繁借款和定向增發的行為,與其賬面資金寬裕的狀況并不相符。其實,齊心集團巨額的賬面資金中還包含了部分尚未投入募投項目的資金,然而對此進一步深入分析后,齊心集團的資金狀況就更加令人疑惑了。

  2017年2月,其定增的兩大募投項目中收購銀澎云計算的資金已于當年完成投入,問題的關鍵在于“齊心大辦公電子商務服務平臺項目”。

  其實,早在2015年齊心集團就曾發布定增預案實施該項目,這也是其當時計劃投入最大的項目,但在2016年3月31日其撤回了申請,并于同日發布新預案,其中加入了收購銀澎云計算股權的計劃。如此意味著,齊心集團早在2015年就擬搭建齊心電子商務平臺,并且其在預案中強調該項目的可行性,稱2015年就已建立大辦公電子商務服務平臺的雛形。

  募投項目中“齊心大辦公電子商務服務平臺項目”擬投入募集資金3.4億元,然而在2018年8月27日齊心集團發布的《關于變更募集資金投資項目的公告》中顯示,截至2018年8月,該項目已投入的資金卻僅為2936萬元,進度極其緩慢。同時,公告還表示,其擬將投入前述項目中1.47億元的資金變更為投入到“云視頻服務平臺項目”,此后“齊心大辦公電子商務服務平臺項目”擬投入的募集資金削減為1.93億元。但根據Wind數據顯示,目前該項目投入金額僅為7749萬元,投入進度為40.19%。令人不解的是,一個早在2015年就謀劃融資搭建的項目,為何過了快5年時間,仍進展緩慢,沒有完成呢?

  設立募投項目,卻又緩慢投入的背后,似乎與齊心集團不斷挪用募集資金填充日常運營分不開。根據其2019年10月30日發布的《關于使用部分閑置募集資金暫時補充公司流動資金的公告》,其分別于2017年3月、2018年3月、2018年10月將2017年非公開發行所募集資金中的5億元、1.12億元、3.16億元資金用于“暫時補充流動資金”。

  賬面掛賬如此多的資金,其又是不斷借債,又是多次動用募集資金補充流動資金,齊心集團日常營運真的需要如此大額的資金嗎?《紅周刊》記者通過對齊心集團的可比上市公司晨光文具和廣博股份的貨幣資金占比數據對比,發現齊心集團的資金存量占營業收入、營業成本及總資產的比重都遠高于同行公司(如表1),這似乎表明其存量資金遠遠超出該行業日常運營所需資金的水平。


  • 上一篇:中標后的合同談判技巧,還不快點收藏
  • 下一篇:郴州政府采購中心:2020年我在鉆牌之家等你!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