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業務交流 >

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業務的性質認定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1 09:08
A+ A-

????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業務的性質認定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號),并即時生效。這是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第九個會議紀要,而且聚焦民商事審判工作,故被稱為《九民紀要》。

《九民紀要》共計12部分130個問題,內容涉及公司、合同、擔保、金融、破產等民商事審判的絕大部分領域,直面民商事審判中的前沿疑難爭議,密切關注正在制定修改過程中的民法典、公司法、證券法、破產法等法律的最新動態,密切跟蹤金融領域最新監管政策、民商法學最前沿理論研究成果。

《九民紀要》中涉及的法律適用問題,在理論界、實務界素有爭議或分歧,因此,《九民紀要》的出臺也歷經磨練:從今年2月開始起草,到11月份出臺,歷時8個多月,期間多次專門調研,征求各方意見,為的就是爭取最大公約數。

《九民紀要》的公布,對于統一裁判思路,規范法官自由裁量權,增強民商事審判的公開性、透明度以及可預期性,提高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意義。

澎湃財經年終特別報道,此番聚焦《九民紀要》,全面解讀12類問題,為的是進一步理解《九民紀要》的精神實質,也試圖探究:它將如何影響分歧巨大的民商事糾紛,乃至相關各方的經濟活動。

《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號,“《九民紀要》”)第89條第1款規定:“ 信托公司在資金信托成立后,以募集的信托資金受讓特定資產或者特定資產收益權,屬于信托公司在資金依法募集后的資金運用行為,由此引發的糾紛不應當認定為營業信托糾紛。如果合同中約定由轉讓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在一定期間后以交易本金加上溢價款等固定價款無條件回購的,無論轉讓方所轉讓的標的物是否真實存在、是否實際交付或者過戶,只要合同不存在法定無效事由,對信托公司提出的由轉讓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按約定承擔責任的訴訟請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結合《九民紀要》第88條的規定,營業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根據法律法規以及金融監督管理部門的監管規定,以取得信托報酬為目的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受托人身份處理信托事務的經營行為。通常理解,營業信托糾紛是信托當事人,即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之間發生的糾紛?!毒琶窦o要》該條規定首先明確了信托公司以信托計劃募集的資金受讓特定資產或資產收益權引發的糾紛不屬于營業信托糾紛。

較此前發布的《九民紀要》(征求意見稿),正式稿中該條規定的其中一個重大變化在于刪除了將資產或資產受益權轉讓及回購業務所引起的糾紛直接認定為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的表述?!毒琶窦o要》(征求意見稿)曾經提出將“資產或資產收益權轉讓+固定價款回購”的交易模式性質認定為金融借款。但實踐操作中該等交易模式通常較為復雜,金融借款的法律關系可能不能涵蓋所有的交易安排。因此《九民紀要》(征求意見稿)發布之初,該條規定也引發了廣泛的討論。而在正式稿中,最高人民院對該問題也采取了較為謹慎的態度,在維持“非營業信托糾紛”認定的基礎上,取消了定性為金融借款的相關表述。此外,《九民紀要》也肯定了在合同不存在法定無效事由的情況下,信托公司要求轉讓方或者第三方回購的權利應當得到支持。

司法實踐中對于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的性質認定

《九民紀要》發布之前,司法實踐中對于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性質的認定并不統一。從目前相關案例來看,最高院以及各地法院對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的性質認定主要集中于營業信托合同、借款合同以及無名合同這三類觀點,我們將結合以下案例對法院的觀點簡單予以評述:

(1)營業信托合同

在部分案例中,法院對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持營業信托性質的觀點。法院認為,該等合同下,信托公司采用“買入返售”的信托資金管理模式符合相關規定,合同約定內容屬于信托公司的正常業務經營活動,信托公司與轉讓方(回購方)之間形成收益權返售回購法律關系,與信托貸款業務存在區別。

如在“ 五礦國際信托公司與有色金屬公司營業信托糾紛案 (2016)最高法民終231號”中,信托公司與有色金屬公司簽訂了《回購合同》,約定有色金屬公司將其持有的股權收益權轉讓給信托公司,信托公司取得特定股權收益權后,有色金屬公司按照合同約定期限回購全部特定股權收益權并支付回購價款。法院認為,該案中信托公司與有色金屬公司之間形成了股權收益權返售回購法律關系,信托公司采用股權收益權轉讓暨回購的方式管理信托資金,并發行相應的信托計劃,與信托貸款業務存在區別?!痘刭徍贤分杏旨s定了在信托公司取得特定資產收益權期間內,特定資產產生的任何收益均屬于信托公司所有。因此,信托公司的收益不是固定收益,回購價格應為最低收益。再者本案《回購合同》簽訂后,信托公司已向其監管單位銀監局履行了報備手續,銀監局也并未提出整改意見。 故而本案合同性質應當為營業信托性質。

同樣,在“ 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與新疆絲路華通商貿股份有限公司、伊犁新發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營業信托糾紛案 (2017)新民初1號”中,信托公司與絲路商貿公司簽訂《特定資產收益權轉讓暨回購合同》,約定信托公司受讓絲路商貿公司持有的特定資產收益權,到期后再由絲路商貿公司回購,絲路商貿公司向信托公司返還信托資金及年息12%的投資溢價款。法院認為, 本案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特定資產收益權轉讓暨回購合同》為營業信托性質,法院的主要依據為根據《信托公司管理辦法》的規定,信托公司采用特定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的方式經營信托資金,符合“買入返售”的信托資金管理模式。本案中《特定資產收益權轉讓暨回購合同》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


  • 上一篇:聯通開通eSIM一號雙終端業務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