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業務交流 >

爬蟲業務整肅 斷臂后的大數據公司去哪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19-12-25 19:08
A+ A-

????爬蟲業務整肅 斷臂后的大數據公司去哪

眾所周知,當下的大數據行業風聲鶴唳。近日,央視一則關于“揭秘套路貸背后的罪惡利益鏈”的調查報道,揭開上海、杭州兩家大數據公司非法爬取數據為套路貸服務一事,再次將人人自危的大數據行業推上風口浪尖。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嚴監管下,包括同盾科技在內的多家大數據公司紛紛“斷臂求生”砍掉爬蟲業務。同時,也有合作企業應監管要求主動暫停與相關大數據公司的爬蟲業務合作。業內廣泛關注的是,面對輿論風波四起、爬蟲整頓壓頂,切掉重要盈利業務的大數據公司該如何求生?

爬蟲業務整肅 斷臂后的大數據公司去哪

涉非法利益鏈

同盾卷入套路貸風波

近日,央視一則關于“揭秘套路貸背后的罪惡利益鏈”的調查報道,將本不平靜的大數據行業再次推上風口浪尖。該報道揭露了兩家大數據公司非法獲利超10億的細節。據警方透露,涉案的上海某數據公司,自2016年7月以來,利用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非法獲利1億余元;而另一家位于杭州的數據公司,同樣利用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為互聯網放貸機構提供風控測評,非法獲利9億余元。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前述報道中,上海大數據公司聚信立和杭州大數據公司同盾科技均出現在報道頁面中。報道指出,該非法利益鏈中,為套路貸犯罪團伙提供數據支撐服務的公司,往往以大數據風控或大數據征信的面目出現,主要通過強制借款人授權,利用爬蟲技術,在數百家網站非法爬取公民的個人信息,包括公民身份驗證、電信運營商通話詳單、電商數據、公積金、社保信息、學歷信息、外賣信息、法院信息等,再做成詳細報告,提供給套路貸犯罪團伙作為放貸催收依據,使得套路貸犯罪團伙,可以對受害人有的放矢。

多位業內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被央視截圖點名的公司中,同盾科技是互金行業熟知的一家大數據風控公司。正如同盾科技官方宣稱,其是一家智能風險管理平臺,為互聯網金融、電商、O2O、銀行、保險等行業提供一站式風控反欺詐方案,服務客戶已超10000家。一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近年來同盾科技的服務客戶主要是互金行業,主要通過輸出數據、風控系統以及建模服務三種方式對外合作,盈利模式包括收取數據費用、系統模型費用,以及部分模型分潤費用等。

對于前述央視曝光的內容、公司業務及客戶占比情況,北京商報記者曾嘗試向同盾科技進行采訪,但截至發稿,對方未有相關回應。

山雨欲來風滿樓,央行前述曝光內容并非毫無預兆。在今年下半年,同盾科技便屢次被卷入跑路或被查風波。而在整頓壓頂下,包括同盾科技在內的多家公司紛紛稱暫停爬蟲業務。對于此事,北京商報記者向同盾科技多個合作方進行了采訪,有企業稱已在10月接到監管通知,暫停了與同盾科技的爬蟲業務合作;也有互金平臺回應稱目前仍在合作,主要是基于大數據風控進行合作,但至于合作的細節內容,基于商業條款限定暫不便透露。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自今年9月起,同盾科技公司便不是很“太平”。9月16日晚間,業內傳出同盾科技爬蟲部門解散以及創始人CEO蔣韜“跑路”等消息。9月17日,同盾科技緊急發布辟謠聲明稱,CEO蔣韜近日一直在國內處理公司事務;涉及爬蟲技術的產品數聚魔盒為子公司杭州信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信川”)獨立運營產品。目前杭州信川已停止相關服務,員工已正常調崗。

然而在辟謠過后不到10天,9月26日,再有消息稱同盾科技子公司爬蟲業務負責人被查。與此前辟謠不同的是,此次消息獲同盾科技官方確認。9月27日,同盾科技官方回應稱,“為配合警方調查曾經服務的某第三方單位,杭州信川及有關人員正積極協助警方調查取證,以協助相關部門查清該第三方單位的情況”。

整頓壓頂

多家大數據公司斷臂求生

同盾科技子公司爬蟲業務負責人被查一事,僅是大數據行業的一個縮影。事實上,自今年下半年以來,大數據風控行業便風聲鶴唳。7月18日,立木征信法人及大部分員工被警方帶走;9月初,魔蝎科技、新顏科技兩家大數據風控服務商相關人員也因涉嫌利用爬蟲技術侵犯個人隱私被警方調查;9月11日,公信寶公司辦公地被警方貼上封條,有知情人士推測被查原因同樣與其爬蟲業務有關;緊接著9月12日,業內再曝天翼征信公司多位高管及員工被警方調查的消息。

對于前述公司被查一事及最新進展,北京商報記者相繼向其進行了采訪聯系。其中,立木征信公司已被注銷,聯系電話無人接通;魔蝎科技官網則顯示因站點更換網址或服務不穩定等原因可能無法正常訪問,且聯系電話無人接聽;公信寶官網正常,但聯系電話無人接聽;而新顏科技工作人員則稱對該事件以及最新進展暫不清楚;而至于天翼征信被查一事,北京商報記者向其工作人員詢問,截至發稿對方未有進一步回應。

整頓壓頂,大數據風控行業如履薄冰。在人人自危的態勢下,包括聚信立、杭州有盾、天機數據等公司紛紛暫停爬蟲服務。此外,同盾科技也多次聲明稱,自2018年便開始逐步調整業務,截至目前已全部停止相關服務。

不過,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爬蟲服務是多數大數據公司的重要盈利點,停掉該業務后,其公司經營或將受到重創。

“大數據公司生產資料是海量數據本身,目前這個行業除了利用爬蟲技術抓取數據外,就是找第三方購買數據,但第三方購買的成本會侵蝕掉大部分利潤,因此大多大數據服務商都會選擇自己開發爬蟲抓取數據。”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濱江學院產業教授劉峰直言,若大數據公司停止爬蟲業務,勢必會讓主業成本急劇上升,自身價格失去優勢,增加的成本會讓其丟掉市場,同時合作的服務商也會選擇減少合作業務甚至停止合作。

此外,另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業內人士也指出,“停掉爬蟲業務會對同盾科技等公司業務經營造成很大影響,因為金融機構需要數據以及基于數據的其他系統層面合作。如果沒有數據,金融機構合作意愿會大大降低”。不過,該人士也指出,數據只是同盾科技公司其中一方面的收入,其還有大量本地化或云化部署的決策平臺、線上貸款管理平臺,是不涉及數據的,因此其經營是否受到重創暫不得而知。

爬蟲業務究竟給同盾科技貢獻了多大利潤?砍掉爬蟲業務又將對其經營造成怎樣的影響?北京商報記者同樣向同盾科技發去了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對方未進行回復。

穿透監管下

技術驅動是出路

“這一波大數據行業整頓中,涉及的問題包含多方面,一方面是數據非法獲取問題,另一方面則是利用數據非法牟利問題。”多位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指出。當前,監管已經給金融行業大數據風控公司劃下紅線,只要未經允許非法獲取、傳輸個人隱私數據、參與到套路貸以及非法催收等環節,便會嚴懲不貸。

正如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副教授徐偉棟所稱,這一輪整頓對大數據行業來說可謂是滅頂之災,盡管緣起打擊套路貸,但由此帶出了大數據行業在數據非法儲存、使用與轉移(并因此獲利)方面的深水區。

另一資深行業人士同樣指出,今年下半年的大數據行業整頓態勢,反映了金融科技監管落到了實處。數據獲取的合法性、數據使用的合法性,未來監管都會穿透式管理。他進一步預測,大數據風控等金融科技服務未來都將要求持牌,金融科技產品要通過認證。同時,行業也要加強和持牌機構合作,積極配合監管整頓。

也正是在行業嚴監管下,包括同盾科技在內的多家大數據風控公司發展踩下急剎車,一方面切掉數據爬蟲業務,另一方面則不斷加大與持牌金融機構的合作。然而,風向驟轉之下,面對輿論風波四起、爬蟲整頓壓頂,又切掉重要盈利業務的大數據公司,又該如何在互聯網金融下半場求生?

對此,前述資深人士稱,大數據風控公司應將數據驅動的經營轉為技術驅動的經營。通過知識圖譜、自然語言處理、物聯網傳感數據建模等深度學習探索,成為行業內的技術供應商或是一條可行之路。

劉峰則指出,從此次整頓來看,行業一方面不能投機取巧,需要合法合規地進行業務,規避潛在法律風險;另一方面也要倒逼自身業務進行改革升級,通過綜合性的服務和更高的附加值來帶動自身大數據服務的利潤率。他進一步指出,從另一層面來看,能夠在此輪整頓中存活下來的企業,也能從被淘汰企業中獲取更多市場,從而在未來受益。

徐偉棟同樣稱,目前從業者在逐步合規化的同時,暫時不宜再進行大的業務拓展,應順著監管的風向調整戰略。此外,資本市場對大數據公司商業模式的認知以及估值模型也需同步改變。


  • 上一篇:以金融產品驅動業務發展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