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新聞通知 >

「鶴壁政府采購中心」酒鬼酒陷“甜蜜素”風波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19-12-22 18:59
A+ A-

????「鶴壁政府采購中心」酒鬼酒陷“甜蜜素”風波,背后牽扯上億元糾紛

7年前塑化劑事件的影響還未徹底消散,酒鬼酒又被卷入一起“甜蜜素風波”。

近日,酒鬼酒供銷有限責任公司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總代理商——北京來今雨軒文化傳播公司(下稱來今雨軒)法定代表人石磊實名舉報稱,他倉庫里封存了5萬瓶老酒鬼酒,被檢出違規添加了甜蜜素。石磊同時出具了3份國內有檢測資質的機構對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檢測結果,均顯示送檢樣品違規添加甜蜜素。

此外,石磊還表示,他與酒鬼酒的糾紛還涉及到知識產權和債權糾紛,涉及金額達上億元。

12月21日,酒鬼酒公司發布公開聲明回應表示,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酒鬼酒方面認為石磊的舉報是因“與公司發生經濟糾紛,意欲謀求不正當利益”,“其不僅不積極履行法院判決,反而利用媒體炒作意圖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石磊當天下午再發回應,認為酒鬼酒的聲明避重就輕,繞過核心事實部分,“如果酒鬼酒公司要否認,請拿出更加有力的證據來”。

截至發稿,事件仍在拉鋸中,不過因為2012年酒鬼酒曝出的塑化劑事件曾波及到整個白酒行業,不少行業人士和投資者擔心,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恐將再次帶來食品安全問題,可能會再次引發白酒行業和資本市場白酒板塊的危機。

 

違規添加甜蜜素?

 

甜蜜素是一種食品添加劑,《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4)規定,甜蜜素可用于飲料、糕點、復合調味料、配置酒等食品,但禁止在白酒中使用。

酒鬼酒此次被舉報違規添加甜蜜素的風波,則要從來今雨軒庫存的5萬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說起。

根據石磊的描述,2012年,來今雨軒與酒鬼酒供銷公司簽訂了《買斷產品總代理合同》,代理銷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來今雨軒支付了3000萬元酒款之后,酒鬼酒供銷公司按238.8元/瓶價格提供了12萬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石磊接到分銷商反饋稱,產品含有甜蜜素,并要求退貨。隨后石磊兩次將封樣樣品、庫存產品向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申請檢測,三次《檢驗報告》均顯示送檢樣品含有甜蜜素。

石磊隨后與酒鬼酒協調,在協調退貨被拒后,石磊將酒鬼酒告上法庭,來今雨軒要求酒鬼酒接受退貨,并返還購酒款、賠償經濟損失5509萬余元。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定,來今雨軒提交《檢驗報告》是原告單方面委托作出的檢測,亦不能證明樣品即為涉案產品,該院不予采信。判決酒鬼酒收到來今雨軒退貨后三日內將貨款退還,但駁回來今雨軒其他訴訟請求。

石磊不滿判決結果,上訴至湖南省高院,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院駁回來今雨軒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

石磊對《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一方面他不認可以2012年的購買價格進行產品召回;另一方面,原本他想通過法院的審理對于酒鬼酒產品是否添加甜蜜素進行法律認定,從而促使酒鬼酒對這一批產品進行公開召回。

因此,石磊于12月18日向警方湘西州市場監督管理局進行了實名舉報。他向記者出具了當地市場監管局12315投訴舉報中心接到石磊舉報的收條,稱對方已經受理此案。

 

一旦查實后果嚴重

 

記者就此事詢問酒鬼酒董事會秘書李文生,對方回復《酒鬼酒公司聲明》稱,酒鬼酒生產銷售的所有產品均經過嚴格檢測,并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近年來,酒鬼酒產品經國家及地方各級食品安全監督抽檢,合格率100%。

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表示,由于法院沒有采信《檢驗報告》的真實性,所以在沒有更新的證據拿出來之前,事情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結論,也很難判斷是否企業主觀添加甜蜜素。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副教授朱毅對記者表示,如果酒鬼酒中檢出甜蜜素一事屬實,那么應該是主觀所為,從檢出值看,生產帶入的可能極小。值得指出的是,涉事產品在2012年生產,2011年版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1)已經明確規定白酒中不允許使用甜蜜素。

蔡學飛認為,如果甜蜜素事件持續發酵或者被輿論作為熱點仔細剖析的話,對于酒鬼酒的高端化和全國化將是全方位的直接打擊,或將扼殺酒鬼酒的高端化進程。

受到此次甜蜜素事件的影響,酒鬼酒的品質也會受到外界質疑。

朱毅表示,添加甜蜜素是很多散裝白酒或者小酒企采取的便捷廉價的違規辦法,因為他們的生產工藝上存在不足,添加甜蜜素可以遮蔽酒體本身苦味和雜味,很難想象酒鬼酒這樣的大型酒企也可能出現這樣的問題。

在她看來,一旦后續檢測結果印證酒鬼酒存在甜蜜素情況屬實,無疑將大大打擊消費者的品牌信賴感,意味著酒鬼酒生產能力和技術水平有限,質量管控不到位,缺乏社會責任感。

一位行業人士表示,雖然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原委屬于酒鬼酒和經銷商之間的經濟糾紛,但這也給普通消費者一個警示,撕開了白酒添加甜蜜素這一行業秘密的口子,未來如果能引起監管部門和消費者對于白酒超范圍添加問題更多的注意,對消費者和行業健康發展是一件好事。

 

背后牽扯三筆糾紛

 

甜蜜素事件揭露了白酒業內的秘密,也撕開了酒鬼酒與背后關聯方有關產品包裝的秘密。

“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石磊表示,如果地方市場局舉報不成功,他將繼續上告湖南省市場局,甚至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一告到底是他目前唯一的辦法。

記者調研發現,石磊相關聯公司與酒鬼酒的糾紛遠不止于這12萬瓶老酒鬼酒,其中還涉及到酒鬼酒的包裝侵權和酒鬼酒上市前的債務權轉移問題。

2007年,著名畫家黃永玉曾經為酒鬼酒設計新版包裝“麻袋陶瓶”,并題字“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黃永玉與石磊名下的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石磊文化)簽訂協議,將該新版包裝設計的知識產權轉讓給了石磊文化。

隨后,石磊文化與酒鬼酒簽訂《“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將其獲得的上述知識產權轉讓給酒鬼酒公司。

在轉讓合同中,酒鬼酒公司承諾,在以后訂購本合同約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識產權”新版酒鬼酒包裝物時,不論采取何種確定供貨商的方式,石磊文化均享有在同等供貨條件下的優先權,并享有知情權。

“合同是免費轉讓,等于我方把新包裝設計無償給酒鬼酒使用,目的就是通過承接酒鬼酒的包裝生產訂單來獲取利潤。”石磊對記者表示。

但到了2016年8月,石磊文化卻以著作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將酒鬼酒告上法庭。石磊文化在起訴狀中表示,酒鬼酒多次違反合同約定,沒有保障石磊文化的知情權與優先權,并擅自將包裝物制作業務交予其他供應商實施,請求法院解除其與酒鬼酒公司簽訂的上述合同。

石磊的訴訟請求終被駁回,在二審開庭中,雙方均表示愿意接受調解。

但石磊方面認為,雙方的調解并沒有結果。石磊告訴記者,其所代表的公司目前與酒鬼酒涉及3個比較大型的糾紛,除了甜蜜素事件、包裝侵權案件,還包括在酒鬼酒上市前,為幫助酒鬼酒取得上市資格,石磊相關聯方承接酒鬼酒內部900萬元的負債,目前仍未得到解決,三起事件累計造成經濟損失上億元。

記者就酒鬼酒與石磊方面的知識產權和債務問題詢問李文生和酒鬼酒董事、總經理董順鋼,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據記者調查了解,黃永玉設計“麻袋陶瓶”包裝,目前正應用于酒鬼酒的核心產品,且是酒鬼酒產品的一大賣點。一位行業人士表示,“麻袋陶瓶”包裝已經成為酒鬼酒品牌構架中一個標志性符號,核心符號鬧出糾紛,勢必會對其品牌形象造成影響。

 

恐再次引發白酒行業危機

 

如果只是知識產權和債務糾紛,影響的僅是酒鬼酒一家企業,現在行業內普遍擔心,甜蜜素事件影響可能會擴大到整個白酒行業。巧合的是,上一次白酒行業整體陷入危機,也是因酒鬼酒而起。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曝出產品中的塑化劑含量為1.08mg/kg,隨之而來的是白酒行業“暴雷”。

2012年11月19日股市開盤,白酒板塊大跌,除宣布臨時停牌的酒鬼酒外,其余白酒個股平均跌幅5.54%,市值蒸發約330億元。其中,老白干酒跌停,金種子酒、舍得酒業、水井坊跌幅均超7%。

直至當年11月23日,酒鬼酒發布相關調查公告,否認人為添加“塑化劑”的情況,認為有可能是在轉運、包裝過程中發生的遷移。復牌后,酒鬼酒走出四連跌停。


  • 上一篇:「南平政府采購中心」白酒突遭黑天鵝,“甜蜜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