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網上直播 >

疫情下線上培訓和遠程辦公的趨勢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2-12 18:38
A+ A-

????疫情下線上培訓和遠程辦公的趨勢

硅谷高創大學源于世界科技創新中心硅谷,以“創新成就夢想”為校訓,以“推動企業創新力提升”為使命,是致力于培養企業家、投資人創新思維和國際視野的新型大學。

 

今天是硅?高創大學對話吳軍的第?期,我們就從線上教育和線上培訓談起。這個話題其實平時也可以談,但是在大家防疫的這個不能出門的時期,就顯得特別重要。因為一方面,這個春節快結束了,就是學生們畢竟需要再接著上學;而在現在這個情況下,大家都坐到一起去,確實也不是一件很安全的事情。所以以前來講,這個在線教育或者是網上的一些課堂, 看上去是錦上添花的事情,現在可能就變成了雪中送炭的事情。

高創君:怎樣的線上教育才能真正取代面對面的課堂教育?

真正的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取代面對面課堂教育的這種在線教育方式,不是說把課堂上的錄像,直接地通過網絡或者手機的APP傳遞給大家。因為在課堂上,就是人對人的時候,老師和同學之間是有互動的,哪怕沒有這個問答的互動,(通過)眼神的互動,以及比如說有經驗的老師看學生的反應,(確認)這時是否聽明白了,他其實會有意識的放慢節奏,或者加快節奏等等。這些如果只是放錄像的話,在那個在線教育的方式實現是不可能的。因此,實際上真正好的在線教育的這個課件都要單獨設計和制作。

根據我以前和一些開設過慕課課程的一些大學教授的聊天??傮w來講,他們說其實好的在線教育的這種課程,考慮到不太容易和學生互動,需要把原來課堂上,比如說一小時的課程,基本上把它拆成了三份。

第一份,最好就是說給一些預習的課程,就是你在正式看這個錄像也好聽這個轉播也好,這個時候先是有些類似于預習,就是說我大概告訴你這堂課會講什么,中間兒可能會甚至有個別的給你一些問題,就是你帶著問題去聽,這樣彌補一些老師和學生在課堂上溝通的不足。

第二呢,就是錄制這個課程的這個內容。他們這些錄制過至少一門以上慕課課程的,就是在美國大學一學期的課程(內容)的一些教授跟我講:差不多,平時他們在課堂上,比如講50分鐘的內容,錄制成慕課這種課程基本也就剩30分鐘,就50分鐘縮成30分鐘。這倒不是說他們說話的語速更快,或者說他們把一些內容精簡下來,而是在課堂上,平時其實有很多的“廢話”。這些廢話在錄制慕課課程的時候,其實就沒有了。但是這時候學生接受起來其實也是有問題的,因為畢竟他30分鐘要接受50分鐘的內容是有困難的。

那么怎么辦呢?好的老師他們知道就是說幾乎是每五分鐘左右吧,這30分鐘課程中,每五分鐘左右時候,他會提出一些問題。那么很簡單的一個問題,比如說ABC 三個選一個,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對,就是大概知道你前面聽明白沒聽明白。如果沒聽明白的話,有一些的非常好的慕課課程的話, 他會有一些很小的,類似于Popup或者鏈接,會大概再解釋一下子。當然你也可以把過去的內容重聽一下子。不算太好的,就是做的稍微粗糙一點的(課程),可能只能建議你把過去的內容重聽一下子。這種時候有時學生在家,他沒有耐心??醋鲥e了,就不聽了。所以好的(課程)的話他會想辦法讓你有興趣再聽下去。

那么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這個在線課程呢,他們現在需要就是,得聽完了以后他有一個回訪。剛才說有預習,有一個這個上課,還有一個就是說他這里提供一些資料幫你復習。我們平時在課堂上講課,就是沒有這個幫你復習的這樣一個過程,回家以后就是你自己復習。但是在線的這個課程是這點是不行的,它需要這么做。

那么在美國,其實通過這種遠程教育或者在線的,其實現在有一些大學做的還不錯。比如我在約翰霍普金斯當董事的這個他的工學院,給成年人的繼續教育的課程,現在有大概一多半兒是通過在線獲得一個碩士學位。

這個在線學習并不是說你計算機上聽完課你就能拿學位了。他有其他課后的一大套的服務。 比如說你手寫作業,然后拍個照傳過去,那邊兒有TA幫你改,更重要的是它很多課程,比如說你要做實驗,他甚至有些課程是你要跟老師同步做實驗。所以像約翰霍普金斯工學院那些課程是這樣子:就是說一旦注冊了以后,他會給你寄一大堆的實驗器材,你在家實際上搭起一個小實驗室和一個課堂,然后他在課堂上和你同步做試驗。然后接下來,有時候跟你一起做實驗,也有一些計算機要編程的一些課程的話,他會有一個特別的一個窗口,也能取到很多的數據。

比如我自己體驗過一門上這個學這個基因測序和編輯這些技術的課程,它會給你提供很多基因數據。那么這數據量還挺大的,也得下載下來,然后自己下下來以后用程序來處理這些數據。因為只有這樣的話,他才能做到在線和這個整個課堂效果同樣好。

高創君:線上培訓未來的長遠發展趨勢會是什么樣的?能穩定占據一部分市場嗎?

在線教育這個市場在中國會是非常大的。我剛才講的可能是錦上添花,如果你一旦變成雪中送炭(市場)就會很大。中國其實課外輔導這個市場本身已經很大了。

大概兩年多前吧,俞敏洪老師跟我講,在中國本身是五千億人民幣這樣一個市場。中國其實互聯網市場比這大不了多少,但是課外輔導本身是五千億。所以是一個非常大的、而且是非常分散的市場——就是說并沒有說哪家企業一下占了20%。(目前)還沒有這樣企業出現,像新東方做這么多年,當時俞老師講也就占百分之二點兒幾的市場份額。

這個課外輔導,很多事情其實通過這個在線教育其實是可以完成的。在硅谷有一家企業叫Afficient,我們知道Efficient是有效的,他把字母“E”改成了“A”。Afficient的創始人是一位大學教授。他實際上就是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給每個人每個學生其實講的內容是不一樣的,課件看的也不一樣。他不斷講解時讓你不斷做練習,大概知道你在哪個地方比較弱,然后他可以重點補那些內容。所以這個講課的效果要比一般課堂教育要好不少。

那么在美國小學高年級到初中(階段)這樣一些數學內容,他們基本上你在他的這個課堂上花四個月時間里能夠學到在學校里花一年時間學到的內容。學校里之所以要花這么長時間,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個班上,比如50個人,老師要照顧幾乎每一個人,那么就是如果發現有30%的人沒聽懂,這個地方老師不得不重講一遍,這個實際上他們發現,是要花了幾乎一半兒的時間。那么如果能夠做到非常智能化的,人對人、一對一的這樣一個講授,而且對比較弱點的地方,有專門的一些輔導的話,那他的這個效果會好很多。所以他們在硅谷地區其實現在已經開了好幾家的那個課堂。有些是人要去的,有些是你可以在家就可以學的。

那么很多這個技術,他實際上最后變成商業的時候需要一個契機。那么其實像在線教育,過去這個契機一直沒有準備好。那這回這個肺炎的這個疾病,讓大家很難出門兒,這是我覺得是一個從商業上來講,這個契機已經達到了,所以我預計接下來會有很多的這個在線學習的這樣一些公司誕生。而且呢,傳統的那幾家比較有名的這個課外輔導培訓的公司,像新東方和學而思這些他們可能會更大力度往在線這方面去轉。

高創君:在線辦公其實已經發展了很久,但是始終沒有成為一種主流模式,您認為是什么原因?

講完了在線學習,講一下在線辦公,或者說你在家辦公。這個和在線學習不太一樣的是,如果一個企業完全是在家辦公的話,這個企業的效率是很難達到的。短期偶爾維持是可以的;或者個別人、個別時候這么做事是可以的。但辦公這個事兒有時候還是要坐在一起。

在歷史上,雅虎發現這樣一件事兒,就是以前雅虎管理比較松散,就是大家管的不是很嚴。很多人說在家辦公,后來Google過去的那位女CEO Marissa Mayer去了以后,就發現很多號稱在家辦公的人,其實呢,就是一開始可能,前兩三個星期還是在家辦公。后來你會發現他一個星期,比如說五天時間里頭有三天或者四天,公司的VPN根本就沒有登錄。有些時候登陸以后無非是查一下郵件,因為這些企業能看到員工登錄了一些日志。后來這個Marissa Mayer,就是說強制這些人又回到辦公室辦公了。一下子,雅虎那一段兒時間這個效率就高了很多。

在像Google這樣一些企業,包括Facebook,雖然平時他好像對員工的這個要求比較松散,你可以在家辦公。而且美國在家辦公的這個條件和配套的IT設備、軟件什么的,比中國的這些要好很多——無論是視頻會議也好,還是大家Log in的VPN,發郵件啊等等交流,這些東西都要好很多。但是即使如此,其實大家發現這個效率其實還是低的。因此在一個項目比較關鍵時候是不建議在家辦公。

那么特別是在一個項目最關鍵的時候,不但是說不建議在家辦公。甚至一個項目組的人還不讓你,說你原來坐在哪個辦公室里(就坐在那里)。你們可能辦公室各自離得很遠,自己坐在你的那個課桌上,比較放松、隨意地工作,這種狀態都是不允許的。

大家要進一個叫War Room,就是像“打仗”的一個房間,這個War Room可能有50臺電腦終端。這個人全坐在這兒,而且要求是說甭管你的事兒,你有沒有事兒,從比如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這時候你所有的人,即使沒事兒你也在這兒坐著,你哪怕坐在這兒看小說里也必須在這兒坐著,因為萬一有人要問你問題,就必須要問。所以這時候不能離開的。這種時候才能保證真正的效率。你要說個人坐在辦公室里,那就效率就沒法保證了,更不要說在家辦公了。

高創君:那對于現在不得不實行遠程辦公的企業,您有些什么建議呢?

一個企業如果現在不得已,員工得在家辦公,那至少對這個企業的負責人和經理們,以及對員工們,有三個建議:

第一個建議就是說,你還要有點兒儀式感。就是即使是平時上班時穿的邋里邋遢的,穿一個套頭衫、大褲衩就去上班了,有些IT企業穿的比較隨,在家里必須有一點兒儀式感。你把你的正裝穿起來,就是從幾點到幾點,這是一個辦公狀態。不要穿個睡衣去開電話會議,因為人一旦養成了這個很隨意的這種情況的話,那他實際上他的心思不在這個工作上。

第二個呢,就是要保證幾點到幾點員工必須在線。雖然在家辦公,你可以說從早上七點鐘到晚上十點鐘,我反正工作夠八個小時就完了。但是,可能中間比如說早上十點到中午十二點,下午兩點到五點,你必須在線上。就是隨時找,隨時能找著。因為很多時候現在的工作是要大家有交流的,那你不能說在那個菜市場,當然現在不會在菜市場啦,就是說自己跑到一個什么地方去——比如說自己家里的健身房,去走路了,然后來一個微信,趕快回兩句,這是不行的。就是一定必須要有個(固定在工位上的)時間,而且每天八小時工作的話,這個時間應該超過四小時,他就是坐在課桌上,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呢,就是說可能,根據我們過去管理遠程辦公室的經驗呢,因為像Google這種公司在全世界有很多辦公室,因為有些時候雖然每個辦公室里人是坐在辦公室辦公的,但是,給全世界人看上去,你有時候像是在線辦公。因為就是說每個辦公室相當于他們家,有時差呀各種問題,你不可能所有人真是坐在一個房間里。像我過去管理的項目,這個工作人員其實來自于除了硅谷以外,有紐約的特拉維夫的和蘇黎世的,其實你可以認為有,大家坐的四個家庭的房間里在辦公,那么怎么做?是這樣做:

簡單起來就是早請示,晚匯報。就是說每天一早所有人在說好的一個時間點,比如咱們說的早上八點半。到九點必須在線,然后,大家說好了這一天的工作。就是平時你要是在一個辦公室里辦公的,不需要干這件事兒,因為有問題就直接說了。但是如果大家這一個組20個人都在線辦公,你就必須有這一條,就是早請示。那么這個一個組的負責人有需要跟大家每個人打個招呼,說一下今天的整個的一個工作,了解一下整個這個進度,這是早請示。

再一個就是晚匯報。到了晚上哪一點,比如說咱們說下午五點半到六點,大家再回來在線。再把今天的整個做的事兒總結一下,有什么問題說一下,這樣有什么目的?就是你保證今天干的事情,就是比如說一個下屬對上級他答應好干的事情,他是真正是需要這么做的,是做的是對的,而不是說過了一個星期以后發現完全做的是另一回事兒。

這種在遠程辦公的時候,你比如說我們過去發現,在美國,你跟北京的辦公室里,你交代一個事兒。第二天早上你發現他上班給你提供的東西完全不是你想要的,這就是一個溝通上的不足吧。所以為了防止這種事情,就是一個很簡單的辦法:早請示,晚匯報。

結語

我剛才講了,這個在線辦公這個事兒是持續不了太長的。我估計等到這個疫情過去以后,大家都會回到辦公室辦公,畢竟效率會高一些。但是,在線教育這事兒可能就持續下去了。

所以現在這件事兒,就讓我想起了2003年的時候就是那個我們的在線購物,就是網購這件事兒。之所以阿里巴巴和京東起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那一場SARS的那個疫情。特別是京東,劉強東自己跟我講說:那個時候發現滿街都沒有人去買電腦了,但是發現這個網購的這個法子特別好,又省成本、又快;用戶的體驗好,自己的成本也低。所以后來這個京東就完全轉入這個網購這個業務了。所以我覺得在線教育現在正好是一個契機,那么從商業上,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會有比較大的發展,今天跟大家先聊這么多。

最后祝大家保重身體,然后也希望大家遠程的學習和工作,也能夠保持原來的效率,謝謝。


  • 上一篇:直播禁忌---主播須知的幾點
  • 下一篇:聯合B站72小時不間斷直播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 在线股票平台 正规股票直播平台 股票入门讲解 免费模拟炒股软件排名 股市行情大盘走势分 玩股票怎么开户 奇摩股市当日行情 股票推荐群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p 手机炒股怎样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