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網上直播 >

中國不缺院士專家,但缺一個偉大的企業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30 19:32
A+ A-

????中國不缺院士專家,但缺一個偉大的企業

多年后,龍芯總裁胡偉武回憶2009年決定帶領整個龍芯課題組團隊脫離計算所編制創立公司,留下這樣一句感慨。

中國不缺院士專家,但缺一個偉大的企業

“龍芯之父”胡偉武

到2009年,立項八年的龍芯課題組在科研領域可謂是碩果累累,無論是國際頂級會議,還是SPEC跑分,都創造了多個第一。2009年,美國著名雜志《連線》圍繞龍芯刊登了一篇題為《人民的處理器》的報道,將龍芯的成果視為中美核心競爭焦點。

中國不缺院士專家,但缺一個偉大的企業

 

龍芯團隊則陷入了焦慮,中國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作為一個科研團隊,龍芯在中科院已經做得很好了,要想再更進一步,就必須投身產業界,將龍芯的技術傳遞到整個計算機行業中。作為戰略級商品,要建立一套有別于Wintel的技術體系的國產處理器生態,龍芯團隊也必須放下科研團隊的“清高”,積極投身行業,在產業規模應用中錘煉出真正的產品,而非一篇篇漂亮的頂會論文。

辦企業和做研究不一樣,即使嘔心瀝血,也是九死一生,因此一定要專心。做產品和寫論文不一樣,一項指標突出,就能支撐一篇佳作,而產品的一項指標有短板,就可能成為廢品。為了龍芯的產業化,很多技術骨干都毅然放棄中科院的事業編制,辭職到龍芯公司。

在當時,似乎計算機科研和計算機產業還是兩條平行的路,非此即彼。工程院院士是工程科研領域的最高峰,龍芯為了產業化,就像一個過客,給最高峰匆匆一瞥,繼續在產業化的道路上踽踽獨行。支持龍芯產業化的,正是2019年中國工程院院士的獲得者孫凝暉院士。

今之視昔,龍芯的決絕看來是正確的。留在中科院計算所,可能會出一個院士,但是中國需要的是一個在計算機核心領域的偉大企業。龍芯用了二十年時間,剛剛摸到了AMD的zen1腳指頭,在產業化的道路上還需要走得更快、更遠。

院士是最高峰,有人揮手告別大步狂奔,有人在高峰上迷失

中國工程院院士頭銜是工程科研領域的最高峰,有人揮手告別大步狂奔,有人在這座高峰上迷失。

2009年是中星微創始人鄧中翰回國創業的第十個年頭,正是在這一年,鄧中翰憑借“星光”系列數字多媒體芯片的成果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伴隨工程院院士名譽接踵而來的,是背負著中國芯未來的沉重包袱。

到2009年,中星微成立已有十年,卻只有三年做到了盈利。虧損原因很復雜,簡而言之,中星微的預估市場不足以支撐自己的宏偉目標。數字多媒體芯片當時并非主流高附加值產品,主要應用領域僅限于攝像頭,而這塊市場規模太小,每年全球需求不超過3億美元,作為產業鏈的邊緣端受到全球經濟環境的影響也更大。

2009年正是計算設備移動化的開端,“山寨機”成為移動設備市場爆發的起點,到今天,無論是iPhone還是華為,都將拍照作為手機的核心賣點。

突然冒出的移動市場本應成為中星微的翻盤點,但當時一家名不經傳的臺灣企業聯發科如一頭野驢,頂碎了中星微的移動市場。

中國不缺院士專家,但缺一個偉大的企業

中星微錯過了如今火熱的移動市場

工程院院士的光環影響了中星微掌舵人鄧中翰院士的判斷,在鄧中翰看來,正是因為聯發科的芯片技術不足以進入主流手機廠商,所以才走了一條山寨之路。

“問題是,誰知道那家山寨手機廠明天還存不存在?”對于聯發科模式的成功,出身海外名門的鄧中翰在骨子里似乎有著一絲不屑,他一直堅持認為,聯發科的山寨模式挺不了多久。

中星微的員工曾回憶,鄧中翰從來不見客戶。在他自述的工作日程表中,最重頭的是技術開發,然后是投資者關系、政府關系和日常管理。

在鄧中翰迷失在院士的高峰時,競爭對手已經摸上來。在同一時間,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幾乎駐扎在深圳,聯發科在深圳直接設立了子公司為聯想、TCL這些大廠提供貼身的技術支持服務。

2016年,中星微離開了納斯達克,也放棄了規模估值高達千億美金的移動設備市場。

中國需要怎樣的工程院院士?

中國需要怎樣的工程院院士?這個問題在每一年公布增選結果之時都會產生廣泛的討論。圍繞院士這座高峰,中國工程院自己也在反思,如何正確引導產業,助力中國計算機產業的整體發展。

回到設立工程院院士的初心,工程院院士和科學院院士一樣,都是一種終身的學術榮譽稱號。區別在于,工程院院士更看重工程科技競爭力。

中國工程院1994年成立,目的不僅限于增加一個光環,還要實現中國工程技術界最高水平的橫向整合。

在計算機領域,工程技術科學必然是伴隨著產業技術發展的。以云計算為例,業務系統一次構建處處部署的瘋狂想法緣起于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象牙塔內,產品化的落地被面向用戶業務領域的藍色巨人IBM完成,經過了VMware、微軟、甲骨文等先行者的修補,走過了專用大型機、定制化業務軟件的彎路,最終擁有數十億普通用戶的阿里巴巴和亞馬遜同時接過了這場長征的旗幟。計算機領域從理論到實踐的路一定是由企業帶領的產業界走完的,而工程院院士在企業帶領的計算機領域飛躍過程中是缺位的。


  • 上一篇:新主播怎么做輕松上萬?
  • 下一篇:五個直播技巧,讓新手主播們快速進來狀態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 学炒股票入门视频教 股票融资是怎么回事 资产管理平台 基金资产配置现金类是什么 高新发展股票行情 昨天股票下跌的原因 股票大盘走势 宏川智慧股票股吧 股票期货平台 融资融券股票折算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