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網上直播 >

飛艇走勢圖教學視頻:海底撈供應商Kilcoy申請港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4 20:17
A+ A-

????飛艇走勢圖教學視頻:海底撈供應商Kilcoy申請港股IPO

中國的吃貨有多瘋狂?去年,海底撈(06862-HK)從吃貨的口袋中賺取了16.46億元人民幣的利潤。

沒有牛肉的火鍋不叫火鍋,沒有火鍋的冬天不叫冬天。相信很多品嘗過海底撈美味的吃貨們必定對鮮嫩滑口的牛肉吃得意猶未盡,同事朋友們三五成群聚在海底撈,牛肉火鍋配凍啤酒,讓人暢酣淋漓、滿血復活。

吃貨們可能沒想到,在海底撈吃的牛肉是對中國出口高級牛肉產品全球最大的澳大利亞供應商——Kilcoy Global Foods, Ltd.(下稱“Kilcoy”)所提供的,Kilcoy同時還是呷哺呷哺(00520-HK)、百盛中國、麥當勞中國的供應商。

中澳美的高級牛肉供應商

在2013年,Kilcoy由我國知名企業家劉永好、王航和加拿大籍華人張天笠共同創立。短短幾年時間,Kilcoy成為一家快速增長的全球優質食品解決方案供應商,主要生產及提供高級牛肉及其他優質動物蛋白產品,以頂級、特級及高級冷藏或冷凍牛肉及天然水產、優質經烹煮羊肉、豬肉及家禽產品為主。

美國、澳洲和中國是全球牛肉消費大國,美國在2018年占全球高級牛肉消費量近60%,中國高級牛肉消費呈現巨大的增長空間,且在2018年僅占全球高級牛肉總消費量的0.9%。Kilcoy的業務和加工設施除了布置在大本營澳大利亞,還策略性的布置了美國和中國兩國,其中威海味島就是位于國內的蛋白產品生產基地。

目前,Kilcoy在澳洲、中國及美國的業務共有四個加工及生產設施,供應的產品除了澳洲、中國及美國,還輻射了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全球超過35個司法管轄權區,可以說是全球性的牛肉供應企業。

Kilcoy的業務模式由食品行業價值鏈的中游延伸至下游,當中包括初步加工、增值加工、包裝及銷售牛肉解決方案、蛋白解決方案及膳食解決方案產品,而原材料、谷飼牛畜、生肉需要從世界各地采購。

業績靚麗,中國市場成“定海神針”

Kilcoy近年的收入及利潤均實現大幅增長,2017年及2018年,Kilcoy總收入分別為8.5億美元及10.72億美元,經調整EBITDA分別為2780萬美元及5060萬美元,凈利潤分別為520萬美元及1160萬美元,增長率分別為26.1%及123.1%。

2018年前三季及2019年前三季,Kilcoy營收由7.53億美元增加15.6%至8.71億美元,經調整EBITDA由2370萬美元增長2.15倍至7460萬美元,凈利潤由200萬美元大幅增加11.7倍至2540萬美元。

根據業務分部劃分,Kilcoy可分為牛肉解決方案產品、蛋白解決方案產品及膳食解決方案產品。其中牛肉解決方案是該公司第一大營收業務,過去幾年營收比重均在64%以上,其中以高級牛肉為主,營收占了公司總營收的一半左右,澳洲、中國和美國是該公司高級牛肉主要營收區域。

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業績高速增長,實際上并不是由Kilcoy的牛肉解決方案產品所驅動,而是膳食解決方案產品分部。2017年,該分部營收比重為9.9%,到了2019年前三季

升至17.8%,達1.55億美元,而牛肉解決方案在2019年前三季的營收同比增速降至10.3%。

此外,中國市場在2019年成為Kilcoy業績的“定海神針”,前三季度來自中國市場的收入同比飆升1.16倍至2.89億美元,而同期澳洲市場收入幾乎持平,美國、日本及韓國市場帶來的營收均下滑。由此表明,中國市場對牛肉的需求十分強勁,于2018年,盡管中國占全球人口近19%,但中國僅占全球高級牛肉總消費量的0.9%。因中國人口眾多、經濟快速發展以及食品消費呈優質化趨勢,該增長空間將轉化為強勁的增長動力,使中國成為增長最快的高級牛肉消費國之一。而美國等市場因激烈的競爭關系,使Kilcoy在這些市場的銷售遇阻,所以Kilcoy在招股書中稱要重點投資中國市場,在中國開發新設施,增加產能,擴大渠道銷售范圍。

價格波動影響大

Kilcoy的收入和盈利能力受產品售價影響大,牛畜及原材料售價則影響該公司的成本端。

于截至2017年及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18年及2019年9月30日止9個月,原材料成本分別占Kilcoy總銷售成本的86.7%、84.7%、86.3%及83.8%。

多年來,原材料價格顯示出典型的周期性變動,而當中的波動可能極大。例如,澳洲100天或以上的谷飼牛畜的平均價格由2016年每公斤552.4澳仙波動至2017年每公斤529.2澳仙,其后于2018年波動至每公斤529.9澳仙。

根據招股書,2013年-2018年,澳洲谷飼100天或以上牛肉的平均價格由約350澳仙╱千克增至529.9澳仙╱千克,51.4%的增幅遠大于同期澳洲高級牛肉平均出口價格9.33%的增幅。進貨價上漲幅度遠大于出售價的漲幅,帶來的沖擊就是一家企業盈利能力的下滑。Kilcoy也意識到了這個潛在風險,為盡量降低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Kilcoy與育肥廠合作伙伴進行遠期採購,以提前三至四個月鎖定價格及訂單量。但也需留意澳洲谷飼100天或以上牛肉的平均價格會重演2013-2016年期間的瘋狂漲幅,對Kilcoy的成本端帶來壓力。

現金流受壓

由于需要采購原材料,且原材料價格在近幾年漲幅明顯,所以Kilcoy需要有充足的現金流來維持業務運營以及在中國、美國等市場的擴張。

由于業務運營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Kilcoy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相對有限,2019年前三季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2850萬美元,同比下滑64.86%。Kilcoy主要倚賴附屬公司派付的股息來應對現金及融資需求,此外,業務增長及收購項目對營運資金需求增加使Kilcoy不斷需要融資來應對。

截至2019年11月30日,Kilcoy的銀行貸款總計2.97億美元,其中1.11億美元并未動用,而未償還的帶息借款達2.07億美元。如此高額的借款,Kilcoy自有的現金并不足以覆蓋其債務。


  • 上一篇:秒速賽車怎樣賺回水的錢:邵陽市去年各級勞動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