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國內國際 >

一個美國華裔說說美國的醫患關系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5 10:00
A+ A-

????一個美國華裔說說美國的醫患關系

生活在美國其實跟生活在中國沒有太大的區別,都得吃喝拉撒,都得上班賺錢,也都得求醫問藥。

剛來美國的時候還年輕,對看病沒有什么概念,再說那時候也沒有條件買保險,沒有健康保險看病是看不起的,有錢沒錢的人都一樣,即便一個小感冒也一樣幾分鐘就是幾百美元。

人年輕就是膽子大,也不覺得沒保險會怎樣,好幾年都不感個冒,原來在國內也很少感冒的。當然很快就買了保險了,因為怕萬一有病了呢?其實那時候越沒錢越不用怕有病,有了大病付不起也不要緊,因為你一無所有,但你的信用就受到影響了,以后需要貸款的時候就麻煩了。所以沒有人愿意欠債。

 

一個美國華裔說說美國的醫患關系

 

不少國內的人甚至在美國生活的人,都以為現在的美國醫院也還是跟以前一樣,沒錢看病也可以的。其實已經不一樣了,聽朋友說過,一個朋友的媽媽手臂摔斷了,走了幾家醫院都不收,說沒條件治療,其實就是看你沒錢。最后好不容易一家醫院收了,也沒有給手術,就綁了綁,后來老人回國去治療了。

當然,因為她還不是公民,原來公民和綠卡是一樣的待遇,后來取消了這個條件,那段時間,不少老人都選擇了回國。原來我寫那個系列的時候說過的,要老人來美國越早越好。政策是會變化的,變化的政策未必越來越有利于大家。尤其當經濟不景氣的時候。

美國的健康保險有著花花綠綠的條件,越是要看病條件好點的越是貴。有些保險可以自己隨便選自己喜歡的醫生看,有些則必須選一個固定的家庭醫生,想看??漆t生必須這個家庭醫生同意才行,否則看了??票kU公司不付錢。

看醫生的時候,你要填很多表格,其中有要求,保險公司不付的部分,你要自己付。保險公司對醫生也有要求,有些賬單跟病人沒有關系,比如你沒有按保險公司的要求,給病人做檢查之前或之后的多少天內沒有告知保險公司,那么保險公司不付醫生錢,醫生也不能要病人付錢。

保險公司的對醫生和病人的要求有一大本,很多細則寫得非常細,而保險公司的客服服務人員掌握的也很多。說實話,我們雖然買了健康保險包括其它各類保險,真正仔細讀細則的人不多,尤其沒事兒的時候,都不會去仔細讀讀那本書的。

這些年在美國,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跟醫生、醫院打交道的機會也越來越多了,慢慢也有點經驗了。

美國對疾病的預防比較好,雖然它有很多預防性檢查做得照國內差,比如胸片檢查、腹部B超檢查,都不行。國內的體檢非常人性化,你自己有什么擔心的,或醫生覺得你的年齡需要做什么檢查,都會主動讓你檢查,當然也有的醫生覺得有些創傷性檢查,不必非要經常做。像腸鏡,還有乳腺的鉬靶檢查,國內醫生一般不建議經常做。最近一些年好像好一些了。

美國要求女的過了38歲必須每年做鉬靶檢查乳腺,無論男女到了50歲必須做腸鏡檢查,還有每年一次的體檢,這些都是無論你怎樣的保險計劃,都是免費檢查的。

那么保險公司這些免費檢查的項目,到了醫生那兒真的就一分錢都不收了嗎?不是的。

鉬靶檢查完,有些病人被要求要做B超,有些人乳腺比較厚,說容易藏住什么看不見,這樣的檢查保險按公司一分都不報,因為不是病。影像中心也明確告訴你,這項檢查是自費。

腸鏡檢查是免費的,但如果你說我肚子疼,便血了那就不是免費的了,因為你病了,是看病。只有預防性的才是免費檢查的。這是我讀了那本厚書里細則才知道的。

原來美國經濟不錯的時候,這些事兒基本不用自己操心一般般的都不會來跟你要錢,后來不行了,每次看醫生自己付的越來越多,包括那些原來免費項目。

我去體檢,一年一次是免費的,但發現自己每次都得付錢,于是我問保險公司,她們笑著問我:“醫生有沒有問你,最近是不是緊張、疲勞?”我說:“問了,我說沒有緊張疲勞。”保險公司說:“這就不是體檢,這是看醫生了。”

醫生看了病人在跟保險公司報的時候,要填表,每個病都有一個代碼,這些代碼代表你看過的項目。體檢一個代碼,看病一個代碼,問診有代碼,查體有代碼。那代碼書厚得你兩手搬著都很重,當然現在網上都有了。

那么是不是醫生報的都是對的呢?是不是不該你花的錢你真的沒花呢,當然不是。

美國的醫生基本都是自己的診所,他們會雇專門跟病人和保險公司要錢的人,稱作賬單部門。

很多年前了,有一次我做鉬靶檢查,發現乳腺上有個東西,影像中心的醫生要我馬上做個穿刺,我做了。穿刺是在B超下做的。那時候我的保險非常好,看病基本自己不需要花錢的,即便是叫急救車去醫院花掉幾千,自己也只付急救車的100塊。每月保費只需要90美金,后來慢慢漲到了300。

 

一個美國華裔說說美國的醫患關系

 

那次穿刺后,東西是良性的。但賬單很快來了1200美元要我自己花。我給影像中心的賬單部門打電話,一個女孩兒接電話,態度極其惡劣,說:“這部分保險公司不付,你必須自己付,你簽字的,現在馬上付。”我心想,你有點太牛了!

我跟老公說,老公說:“付了吧,檢查了是良性的,不是很好嗎。”我心說,這跟付錢有什么關系。于是我就給保險公司打電話,保險公司說:“他們沒有按照保險公司的要求,在十天內報告保險公司,所以保險公司不付。如果他們有要求你得付,那估計你就得交錢了,不過保險公司不付的,你可以跟他們說看看能不能減免一點。”

我又給影像中心賬單部門打電話,說了保險公司的要求是他們得在十天之內報告,而他們沒有報告,保險公司不付的錯在他們,讓我付錢還這么多,不合理。其實他們如果當時減免點,我也就付了,那時候,我家特別的忙,我根本沒時間總去打這樣的電話,而且保險公司的電話沒有20分鐘,是不會有人接電話的。

小姐的態度更加惡劣了:“你趕緊付錢吧,今天在不付錢你需付更多的錢了。”威脅我!

我第二天又給保險公司打電話,我說了我的想法,錯在他們讓我付錢這不合理。保險公司這個客服的還不錯,她讓我等著,她看了對醫生要求的細則,說:“你的保險規定,錯在醫生的不能跟病人要錢,你不用付他們的錢。我來給他們打電話,告訴他們這規定。”感動得我一個勁說謝謝。

我還是不放心,過了幾天又給影像中心打電話,確定這錢確實不用我付了。當然小姐的態度可想而知。但不管怎樣,這個問題算是解決了。

在美國,不能你認為不該付的錢就不付,那樣會信用上有壞記錄,長期生活在這里,信用非常重要。

當然,從那以后影像中心的那個醫生也沒有再看我,換了另外一個醫生看我。那個醫生比她強多了:)

后來美國經濟不景氣了,一系列的問題越來越多,尤其奧巴馬的醫保政策出臺后,保險費越來越貴,被保項目越來越少,很多檢查不到不得已根本不給你做。

做腸鏡檢查我也是遇到過問題,該復查腸鏡了,我為了確保自己花錢少,就提前給保險公司打電話,客服說:“如果檢查發現了息肉就得自己付錢,因為不是預防性檢查。”幸好我讀了那本大書關于腸鏡的細則。我跟他說:“我讀了保險細則,如果是醫生要求的檢查,即便查出來有息肉,拿掉的錢,包括檢查費都是保險公司付的。”他說:“那就不用自己花錢了。”氣我!

腸鏡檢查做完了,我收到了一個賬單,有500塊錢自付,我一問腸鏡中心,說保險公司有不付的部分,我說這部分是什么?大家猜猜看。結果是躺在做腸鏡那屋15分鐘的床費,我的天,比拉斯維加斯酒店都貴:)

我跟老公說:“我得找個床費便宜點的地方做腸鏡去了。”老公說:“你這個人一貫要錢不要命:)”后來再做檢查就沒有這項了。估計有人抗議了吧,或者是保險公司不讓他們亂收費了,或者是感覺到這樣收費病人少了?

保險公司現在也是花樣百出,對病人有要求,對醫生也有要求,潛規則也是有的,比如按他們的要求看病人,不隨便給病人做檢查,到了年底醫生能有獎勵。病人一年不看病得20多塊錢。我老公得過:)

保險公司靠買保險的人活著,所以對病人也有政策,現在都是高自付保險,我現在自付近7000之后保險公司才付錢呢。保費每月800塊。沒啥大事兒,等于自己花錢看病。

每次看完醫生賬單來了,你就會看到,比如醫生收400,保險公司讓你付280,限制醫生高收費。醫生咋辦?多多的報,能多收點就多收點,反正你要抹掉不少的。然后就是開藥。據說他們開藥也是有回扣的,不過都是公開的,不犯錯。

你要做什么檢查了,他們很多醫生都是某些影像中心的股東,為啥,影像中心為了有病人,就拉醫生去入股,這樣他們病人多,收入也高。原來不知道,后來發現怎么醫生總讓我去那么遠的地方檢查,不在本樓里的影像中心看呢?還以為保險公司有要求呢,因為保險公司確實不讓你隨便自己找地方做影像的,他們有合同影像中心,合同醫生,你要按要求選擇他們允許的醫生。

美國因為由保險公司的限制,醫生看病人的時候比較慎重,有些檢查還有治療得先申請保險公司同意了,你才能做治療,否則保險公司不付錢,病人有保險公司也不會自己付錢的。容易導致糾紛。

咱們國內看病,你說檢查什么,醫生一般都給你開,但這里不行。我開始讓醫生查D,醫生就不給查,說我不缺,我問什么癥狀缺D,她說了幾個癥狀,我說我都有,她咧嘴笑了笑,勉強給我開了,結果我的D只有幾,應當是30—100. 結果出來了,她給我開上萬單位的D,非常貴,都得自己花錢的,我沒敢吃,怕一下吃那么多中毒。后來一看高劑量的真有副作用,我就去Costco買的幾千的,慢慢就升上來了。

等我聽說了醫生開藥是有回扣的,心里就開始對他們開藥特別小心了。

看到有人說,咱們國內的醫生都愿意到國外去做醫生,其實國外的醫生非常不容易,別說你拿不到國外醫生的執照,就是醫生也不是咱們想象的那樣賺錢容易,沒有風險的。

美國醫生多是自己的診所,要租房子開診所,要雇人接電話、雇護士給病人量血壓、身高體重,問診,還要有助手,還得雇人專門跟保險公司打交道,什么保險收、什么保險不收、什么檢查報、什么檢查不報,每個病人看完病得往保險公司報賬單,還得催促付給醫生錢。

美國的醫生都有得買誤醫保險,防止醫療事故自己賠償。不買保險是不給你執照的。有些醫生保險一年要5萬多,手術醫生什么的更高一些。

在美國出了醫療事故也是要負責的,一般通過律師打官司,醫生輸了輕則吊銷執照,賠償病人,重則坐牢,傾家蕩產。雖然醫生買了保險,輸了官司保險公司會付錢給對方,但你投保是有限的,如果賠償高于保險的那些是要你自己出的。

我們這里前幾年發生一起醫療事故,一個名家具店的老板,一直在一家診所打止疼針,她有腰疼病,疼起來就得去打針。一次打完針這老板就死了。她原本就有心臟病,家屬給醫生告上了法庭,說明知道有心臟病打針的時候沒有注意。

醫生看自己要輸了,就自殺了。醫生的家屬找到家具店老板的家屬,說,醫生已經死了,你們還要什么就自己拿吧。老板家人還算不錯,放棄了起訴。

還有很多類似的醫療事故,跟咱們差不多的是,跟醫生打官司很少能贏。因為在美國醫生才有權力說什么藥能給你,什么藥不能給你,你不能說我需要怎樣,更沒有權利指導醫生治療你的方法。

你覺得這個醫生不信任可以換其他醫生,想要醫生負法律責任得請律師。律師會找有執照的醫生來幫助判斷你的醫生的對錯。我認識一個美國醫生,他自己是醫生有診所,但同時也能幫律師打這樣的官司,可能需要特別的執照吧。

在美國想要說話算數,得有執照,連理發的都得有執照,否則把人家頭理壞了得負責。我記得我寫過一次,有個理發的把我頭發理得沒法見人,她看我不滿意就說:“我有執照”。我真是哭笑不得。在美國,我常常懷念國內那些小廣東理發師,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執照,但那頭理得真是好!

在美國24年了,我從10塊到100塊的頭都理過,真不敢恭維他們,所以老太太如今還扎著馬尾呢:)沒辦法啊,讓他們理發都能給你理成鬼剃頭來。想要弄那樣都不容易呢?

咱們的發質跟他們不一樣,他們的頭發細軟,所以長短不一,坑坑哇哇看不出來,咱們的稍微差點就能看得出來。理發看似簡單,其實真是一個手藝。過去有一部反特片好像叫《海霞》,里面有個特務叫劉阿太,進了村就說:我有手藝,我會理發。他裝瘸子,結果那條斷腿里藏的是發報機。你看早先理發就是一門手藝,都能潛伏。

人都有一技之長,除了學習得到,有些也靠天性,即便學習也得有天資的人學得好,笨的會干啥都差點。廚師是,理發師是,醫生也是。

不把別人看的太高不是瞧不起別人,而是不要過分地依賴別人,包括醫生。找一個自己信任的人,自己也要好好為自己的身體做主,這些都是讓自己立于不敗之地的關鍵。比到時候跟人家說理,讓人家負責要強很多,許多爭奪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奶奶早就告訴過我:“別的都沒有用,好好讀書,學習好了,是你自己的,風刮不去,別人也搶不去。”所以,自己有本事才是硬道理。那句話咋說的,打鐵還需自身強。不管誰說的話,有道理的就是好話。

醫生也是人,是普通人,要求醫生一定要怎么,那是咱自己水平不夠。如果自己都能好好愛自己,還能少生點病,病得輕一點,至于有人說要聽醫生的話,讓咋吃藥就咋吃藥,給咋治療就咋治療,說心里話,得遇到真正有水平的醫生,得遇到有仁心仁術的醫生,哪兒找去?你要有那么運氣好,也許就不生病了。醫生自己還生病呢,還有自己治不好自己的病呢。

逢山開路、遇水搭橋,遇到誰了就是你們的緣分,選擇醫生的時候好好睜大眼睛,用醫生了,就要安心地用了。要允許醫生出差錯,雖然人命關天也是一樣的。就跟結婚似的,婚前睜大眼睛,婚后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做不到,那就掐吧,一直到筋疲力盡為止。到頭來吃虧的、吃苦的還是自己。

跟自己的男人女人較勁沒有好果子吃,跟自己的醫生較勁也是一樣一樣的。我們都需要一個大環境,一個有道德講文明的大環境,我們需要人還都有良心,都有愛心,這個在生活中無論是家庭還是其它都是一樣一樣的。

然而,我們又趕上了新時代,一個不知道該信任誰的新時代,夫妻互不信任,翻看彼此的手機,朋友互不信任,懷疑叛變泄密,病人不信任醫生,時刻覺得醫生在要自己的錢,醫生雖怕貪事兒,但又得想著法的賺黑心錢。

人們沒有從大環境中找問題,沒有從社會的道德缺失中去找答案,只是一味地說醫生賺錢太少,醫生賺錢真的少嗎?過去我父母、我寫過的陳姨還有千千萬萬的醫生們,他們一個月就幾十塊錢,還會幫助貧困的病人支付醫藥費,現在的醫生有嗎?

過去的病人不會給醫生送紅包,但他們會專門不此辛苦地給你送點家里自己做的吃喝,送你一袋山榛子,送點野果子,離得近的會來給你拆卸著收拾收拾自行車,幫你挖挖菜窖什么的。這叫有緣分,這叫有交情。都是懷著感恩的心,真心實意地在說,在做。不像現在的病人,紅包送完回頭就投訴人家。

在美國看醫生也是要送禮的,你可以不送,但應當送。網上有明確的規定,醫生收了病人的禮品,錢不能超過多少,超過了要交稅。我每年都會給我的醫生送賀卡,大病治療當然要有表示,送點好吃的,不但給醫生還要給相關的工作人員,這是起碼的禮貌。也是允許的。

人生很多東西不是靠錢來衡量的,如果輪到用錢衡量了,那么關系就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了。這種變化把人的另外一面暴露無遺,而好的一面漸漸被壓在了心底。

在美國也是一樣的,美國為什么那么多的法,不說美國的法律多如牛毛,就是用來約束大家的。當沒有了別的辦法約束別人和自己的時候,法律出現了。

所以,國內現在的情況也是一樣的,情況所以越來越糟糕,不是沒有法律而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嚴。殺人還找理由不槍斃,圖財害命還被稱作是天使。這些問題如果不解決談不到什么未來,就像一個人,外表再漂亮張嘴就知道這人本質啥樣了。這種狀況非常危險。它能讓壞人不思悔改,讓好人很快學壞。

最近在追《精英律師》,看劇的同時看到了一些訪談節目。其中有一個節目是靳東講這部劇拍攝的,他很感動,這部劇不少人是免費出演的,他也說過,這部劇讓他欠下了不少的人情,明年如果有人找他去演,差不多的他就得去。

我很喜歡靳東這個演員,不單單因為他長得帥氣,更因為他演技非常好,雖然一直有老干部的樣子,依舊讓人覺得容易接近,演得非常真實。

靳東在訪談中也談到,并不是所有演員都讓他感動的,通過這部劇他也甄別了一批人。這句話讓我感覺他是不是應當這樣說,是的,這部劇匯集了大多數的名角,是大家都來幫忙了,同時在影視劇寒冬里,也算是讓這些人借機露了露臉不是嗎。估計有人要了高價。即便如此事兒已經過去了,自己心里有數就行了,干嘛非要說出來呢?

自從整頓演藝界,投資人明顯減少了,而高成本的拍劇已成潮流,一下子想要扭轉談何容易。就跟美國的現狀一樣,成本太高了,想要一下扭轉困難,但持續下去就會迎來一波波的危機。

看病難、看病貴所以成為世界性的難題,也是一樣的,成本太高,支付能力有限。各色狀況層出不窮,有人因看不起病而早亡,有人因過度治療也早亡了。種種種種的。這就是現實。

還是那句話,最好別生病,放慢自己生活的腳步,珍惜每一天我們活著的好日子,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珍惜我們的氣力和智慧,不要跟任何人較勁,也不要跟自己較勁。

生活怎么樣都能過的,沒有人真的會窮死餓死,只是自己的要求高一點低一點的差別。放低一點身段,放寬一些對自己的要求,隨意一點,順其自然一點。生活就輕松一點,人也輕松一點,快樂也會多一點,病就會少一點。

對人多發愛心,多把別人往好處想,慈悲生愛憐,仇恨生邪念。害人總是害己的!那些沒有是非、沒有賞罰的看似所謂有人性的東西,在沒有嚴格監督的狀態下算什么呢?

新年伊始,祝大家健康快樂!

 

 

 


  • 上一篇:英國賽車全天更新計劃:最后兩天,硬核年味兒
  • 下一篇:哈薩克斯坦躋身全球前50“吃肉大國”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