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電子商場 >

數字經濟“鉆木”,新零售“取火”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2 18:59
A+ A-

????數字經濟“鉆木”,新零售“取火”

很多人將2017年稱作是“新零售元年”,很大原因是因為那個時候新零售以一己之力扛起了后互聯網時代發展的大旗,并且讓資本和巨頭都投身其中。在那個時候,新零售是被人當成是一個獨立的行業來看待的。如果按照外界對新零售的定義,它完全具備被當成一個獨立行業。因為人們同樣將新零售看成是電商的接棒者,在電商已然發展成為一個獨立行業之后,新零售同樣具備這樣的潛能。

 

經過巨頭們勢力范圍的劃分,投資機構的不斷布局之后,新零售行業的發展似乎正在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周期里。在這個新周期里,我們再也看不到巨頭們之間的貼身肉搏,再也看不到投資機構的不斷投資入局,取而代之的是以數字經濟為主要概念的全新發展時代的來臨。而新零售恰恰變成了數字經濟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時,新零售行業的發展似乎正在從早期的野蠻生長進入到了精耕細作的時代。因為只有新零售不斷完善自己,它才能真正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在資本退潮、互聯網紅利見頂的大背景下,如果我們再去延續互聯網時代的發展套路和發展模式,新零售非但無法延續早期的發展態勢,而且甚至會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雞肋。

 

數字經濟“鉆木”,新零售“取火”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判斷,主要是因為數字經濟時代有太多新模式、新技術、新物種的出現,與它們相比,新零售其實并不具備太多優勢。因為如果我們依然用當下的技術來落地新零售,新零售只不過是另外一種電商而已,并不能夠真正發揮自身的特長和優勢。在當下的發展情境下,新零售成為數字經濟的附庸便成為一種必然。

 

雖然早期我們看到了新零售市場的火爆,并且各大玩家對于新零售概念的不斷布局,但是,從最根本的打法和落地的方式上來看,這些玩家其實依然在按照互聯網時代的套路來操作。即早期先確立自己在新零售市場上的戰略優勢,等到自身的優勢確定之后,他們再去用收割用戶的方式來實現自身的發展。很顯然,在流量見頂的時刻,這種方式并不能夠奏效,即使是對于手握龐大流量的頭部平臺來講,這種發展方式依然是難以為繼的。

 

不斷沉寂的用戶其實是這種狀態最為直接的證明。雖然各大平臺都在主打新零售的概念,并且用新的體驗、新的產品、新的補貼方式來刺激用戶,但是,用戶對這些司空見慣的方法顯然已經習以為常,不再感興趣,于是,我們看到的是各大購物節上,平臺們的自嗨,唯獨少了用戶的身影。

 

這其實是非常致命的。因為即使是再好的商業模式,如果沒有用戶買單的話,這樣的商業模式幾乎可以說是失敗的。雖然我們一再地主打新零售的概念,但是,用戶對于新零售的無感所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它并不能夠真正擔綱起人們對于它的期望,最終,它不得不退居次位。那些為新零售搖旗吶喊的人,不得不重新拾起用戶感興趣的——電商。

 

其實,電商也不是說依然是最好的,只是在當下這個階段,用戶依然對電商感興趣而已。而新零售之所以無法被用戶接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并未給用戶帶來真正有改變,有創新的東西,因此,為了穩妥起見,各大平臺依然在將電商當成是當下的發展重點。在電商當中加入新的元素,新的概念,讓用戶更加易于接受。直播的再度崛起,其實正是這種現象的直接體現。

 

對于新零售來講,當務之急或許不是迫不及待地去取代電商,而是要不斷完善和優化自己,找到讓用戶能夠接受,能夠給用戶帶來不一樣體驗方式和方法,只有這樣,新零售才不會只是概念上的火爆,而是有用戶買單的全新存在。

 

所以,當數字經濟的風潮不斷高漲的時刻,我們看到的是新零售開始回歸到一種相對理性和客觀的發展狀態里。作為一個涵蓋諸多概念的存在,數字經濟帶來的想象力或許遠遠要比新零售帶來的想象力強大。另外,數字經濟的徹底和顛覆性同樣要比新零售帶給我們的想象力強大,所以,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投身到數字經濟的浪潮里,而新零售則開始演變成為一個數字經濟下的概念。

 

數字經濟“鉆木”,新零售“取火”

 

 

很多人會將新零售的這種發展態勢看成是一種倒退或者沒落,其實不然,在我看來,新零售成為數字經濟的附屬,其實正在開啟自身新的發展時代。因為在數字經濟時代,很多的新技術不斷成熟和完備,很多的新模式不斷涌現,對于新零售來講,它其實可以借助這些新技術、新模式來不斷豐富和完善自己,從而為自身的發展汲取更多新的力量。

 

由此可見,新零售淪為數字經濟的附庸并不是一種倒退,而是正在開啟自身新的發展階段。

 

在我看來,新零售只有經歷了這樣一個階段,它才能夠真正走向成熟。它的模式才不會始終都有電商的影子,它提供的才是完全不一樣的產品和服務,它才能真正成為電商的合格的接棒者。如果新零售不去從數字經濟身上不斷汲取力量,而是繼續按照互聯網時代的操作方式來進行資本運作、概念運作、模式運作的話,那么,新零售始終都是一個互聯網式的存在,而無法真正變成一個創新性的存在。

 

我們看到的早期有那么多的新零售玩家被淘汰出局,最為根本的原因就在于這些玩家僅僅只是把新零售看成了一個融資的手段,忽略了新零售本身內在的核心技術、顛覆性的模式。因此,雖然他們的概念天花亂墜,他們的模式一往無前,但是,等到真正在市場上印證的時候就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造成這種現象的最為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們沒有按照新零售的本質去進行新零售的落地,僅僅只是把新零售看成了一個繼續融資的手段。這種發展方式對新零售來講非但沒有任何益處,反而,還會失去與國外其他的新零售玩家競爭的機會。

 

站在這個角度來看,新零售成為數字經濟的附屬,其實是一個完善自我的過程。經過了這個階段的洗禮之后,新零售的發展才不僅僅只是概念上的創新,而是變成了一個脫胎換骨般的存在。由此可見,數字經濟“鉆木”以實現新突破,新零售則借助這個新突破來“取火”,取暖。


  • 上一篇:電子煙的震蕩“身份”待定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