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采購公告 >

陽江政府采購中心:攀鋼石灰石礦退出蘇鐵保護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19-12-23 18:52
A+ A-

????陽江政府采購中心:攀鋼石灰石礦退出蘇鐵保護區

礦山青山“爭地”30年 攀鋼石灰石礦退出蘇鐵保護區

川報觀察記者 寇敏芳

12月的攀枝花,陽光燦爛。西區一片緩緩的山坡上,被稱為“植物活化石”的攀枝花蘇鐵正茁壯生長。

礦山青山“爭地”30年 攀鋼石灰石礦退出蘇鐵保護區

曾經,這樣的稀世珍寶因為礦山開采遭遇巨大的生存隱患。近日,好消息傳來,攀枝花蘇鐵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蘇鐵保護區”)內的礦山已經完全退出并通過四川省省級整改驗收。這也意味著我省334宗涉自然保護區的礦權整改全部完成。

礦山青山“爭地”30年 攀鋼石灰石礦退出蘇鐵保護區

“礦業權的退出,每一個案例都很艱難。”省自然資源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我省涉及保護區礦業權點多面廣數量大,礦業權退出,背后實際上是經濟利益向生態利益讓路。

334場“綠水青山”與礦山的“爭奪戰”中,“綠水青山”成為最終贏家。礦山是如何給青山讓路的?礦山退出后,企業又將何去何從?以攀枝花為調查樣本,記者走進蘇鐵保護區——

一場長達30多年的“拉鋸戰”

先有礦,再建保護區;礦山是合法開采,蘇保區也有保護任務 

蘇鐵保護區依山而建,登山步梯蜿蜒而上,攀枝花蘇鐵就在路的兩旁靜靜生長。山下,是攀鋼石灰石礦所在地。退出以前,山脊裸露,采礦場的廢石傾倒于此,灰塵四散。

在蘇保區管理機構負責人的辦公桌上,擺著一本工作日志,本子上密密麻麻記錄著保護區的工作動態。過去十多年里,保護區沒少和攀鋼扯皮。有時候是因為開礦用的炸藥太猛、有時候是因為礦山揚塵……

蘇保區內的的石灰石礦隸屬攀鋼集團礦業有限公司,于1970年建成投產,按生產規模120萬噸/年計算,石灰石礦尚可開采30年左右;蘇鐵保護區則成立于1983年,于1996年晉升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石灰石采場已征用的土地,大部分都在蘇保區紅線范圍內。”攀枝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相關負責人說。

先有礦,再建保護區——這種情況在此次全省退出的涉保護區礦業權中比較普遍。“很多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劃定的保護區,當時操作不規范,造成了一批歷史遺留問題。”省自然資源廳相關負責人介紹。

“其實,我們兩家都有難處。”蘇保區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嘆了一口氣。“礦山是合法開采的,保護區也有保護任務,誰都沒錯,但是誰也不會讓步。”

保護區自成立以來的30多年間,和礦山的爭地從沒停止。位于保護區南部邊界的科普實驗區與石灰石礦采礦區相接,歷史上這一區域曾是野生攀枝花蘇鐵分布最密集、群落典型性最強的區域,上世紀七十年代已因石灰石礦采礦被完全破壞。

一道選生態還是選利益的選擇題

礦山退出,礦場損失預計過億元,但裸露的山脊已出現了綠色

“拉鋸戰”持續到2017年。

隨著環保督查力度加大,“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觀念漸入人心,石灰石礦開始退出。當年5月,攀鋼停止了石灰石礦采場1267米水平以上開采活動,并于當年投入530萬元,完成采場作業區生態恢復治理72畝。

蘇保區隨即也發生了明顯變化:葉子上的灰塵變少了,曾經裸露的山脊出現了星星綠色,悅耳的鳥鳴取代了機器的轟鳴……

另一邊,攀鋼正經歷著焦灼的考驗。石灰石礦礦長許華奎介紹,石灰石礦生產的熔劑石灰巖,是攀鋼高爐冶金生產必不可少的輔助原料,每年一半以上用料都由石灰石礦供給。停產后,距離攀鋼100公里采購半徑內的熔劑用石灰石生產能力,暫不能滿足攀鋼需求,而替代礦山需要6年建設周期,短時間內無法滿足原料供應。

石灰石礦副礦長程惠壯算了一筆賬,礦山退出之后,礦場損失預計過億元。一道生態利益與經濟效益的選擇題擺在面前,攀鋼做出了選擇:2018年10月26日,攀鋼石灰石礦采場全面停止開采作業、全部退出蘇保區。當天,程惠壯凝望著采場上的復墾花木,和昔日朝夕相處的采場作了告別。


  • 上一篇:益陽政府采購中心:前1號店創始人轉戰醫藥電商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龙江微乐